Menu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媒体聚焦
中医能治疗癌症吗?他们用实践交出满意答卷!
时间:2021-06-09 点击数:101 字体: 发布来源:凤凰新闻 作者:凤凰新闻

近日,一辆印有“重庆南川金佛山中医医院”字样的中巴车,在重庆市中医院(道门口院区)门口停靠。从车上走下的,有曾经是肝癌晚期患者王峰、恶性淋巴瘤患者钱犁、肺癌患者徐伦明、乳腺癌患者甘一珍等共计12名肿瘤患者。他们1年前都曾在重庆市南川金佛山中医医院接受中药外贴治疗。

单靠中医治疗,疗效是否达到预期?结束治疗之后,效果是否稳定持续?没有辅助其他治疗的情况下,病情是否会出现复发?带着这些问题,12名患者来到重庆市中医院接受全方位复查。

微信截图_20210609094542.png


复查结果理想,病友间难掩喜悦之情。

“患癌不再是死刑”

“出院大半年,我不咳不喘,能吃能睡,没有任何不适,也没有再做其他治疗。”来自重庆市万盛经开区72岁的徐伦明,于2020年6月初,因久咳不止、累喘、胸痛,在万盛经开区中医院确诊为“右肺肺癌伴肺内转移”,通过CT报告可以看见,肺部多个占位,最大的已经有4.7*4.0cm,还伴有纵隔淋巴转移和胸腔积液。一直笃信中医的徐大爷,了解到重庆南川金佛山中医医院采用中药外贴治疗肿瘤技术成熟,疗效确切,便收拾了简单的行囊,来到医院。刚住进医院时,徐大爷过得并不轻松,用他自己的话说是“一天24小时都在咳嗽”、“痰中带血”、“喘不上气”、“持续性胸痛碰都碰不得”。夜不能寐、食之无味,徐大爷自患病以来,体重骤减了20多斤。而因为长时间咳嗽剧烈,徐大爷已经影响到临近病房的患者休养,医院住院部只能临时调换了他的病床。

“人家都说,得了癌症就是判了死刑,连缓刑都没有。现在看来,在这家医院,还能有缓刑了!”虽是徐大爷的一句玩笑话,但却发自内心。在重庆南川金佛山中医医院接受中药外贴治疗15天后,徐大爷感受到了明显的变化:咳嗽的频次和强度明显降低了,喘累的症状消失了,原本疼痛剧烈的胸腔,适当按压也没有痛感了。一个疗程(21天为一疗程)的中药外贴治疗后,徐大爷持续近两个月的咳嗽症状,完全消失了,说话中气十足,气定神闲。继续一个疗程的巩固治疗之后,徐大爷在2020年8月中旬出院回家休养。

时隔9个月,徐大爷再次来到医院,看到复查结果,他喜出望外,直言“超出预期”。从报告上看,徐大爷的肺部占位都已明显缩小,原本最大的占位已有4.7*4.0cm,如今最大的直径仅0.2cm。因纵隔转移导致的淋巴结肿大,现已完全恢复正常,胸腔积液也已代谢排出。血液检查结果出来,癌胚抗原等各项指标均已恢复正常人水平。

微信截图_20210609094617.png


得知复查结果良好,肝癌患者王峰喜上眉梢。

原发灶和转移灶同时控制

拿到复查报告那一刻,来自武隆区的鼻咽癌患者张大胜,整个人都轻松了,笑容也透着舒心。凭着长达6年的抗癌经历,这些检查报告单拿在他手上,不用医生解释也看得懂:癌胚指标正常、肝功肾功正常、影像检查也都写的是未见明显异常……这些切切实实的报告单,无疑是给张大胜吃下了一颗“定心丸”。换在几年前,这样的结果他连想都不敢想。

2015年开始,50岁的张大胜总是头痛、鼻塞,以为是感冒,便一直拖着。直到2016年夏天,头痛、鼻塞的症状越来越严重,他才去到武隆检查。辗转到了耳鼻喉科,医生安排做了鼻腔镜检查,结果显示鼻咽癌、鼻腔破裂。医生建议马上手术,但家里就那么点积蓄,儿子又刚拿到录取通知书,在把钱用在供儿子上大学和自己做手术这两者之间,张大胜选择了前者。

得知父亲为了供自己读大学放弃了治疗的机会,儿子张青松主动报名参军。张大胜反对,他知道儿子想读大学,想当个体育老师。但儿子说,参军不但可以报效国家,还能为家里减轻负担,让父亲安心治病。

儿子从军后,老实的张大胜一心想着降低治疗成本,轻信了街边广告上一家耳鼻喉医院的切除手术套餐,对方宣称:手术费用包干,做完手术立马就可以出院上班。张大胜没想到的是,做完手术之后,他硬生生在医院躺了半个月,出院没几天,病情不仅没有好转,反而加重了。最严重时,肿瘤蔓延到鼻子外面,鼻腔整个被堵住,晚上睡觉时呼吸都相当费力。

亲戚朋友看到张大胜被骗,筹钱让他去大医院做检查,活检结果显示:鼻腔NK/T细胞淋巴瘤。自2016年11月到2018年1月,张大胜陆续做了28次放疗,8个疗程化疗。病历积了厚厚一摞,病还是没能好转。

2019年,张大胜的病情再次加重,转移到了肝部和肺部,并伴有纵隔转移,淋巴结肿大,左胸比右胸高出1.5厘米。看着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张大胜最放心不下的,是刚退伍回来还在念大学的儿子。

2019年12月,张大胜迎来转机。在扶贫干部的帮助下,获得到重庆南川金佛山中医医院接受扶贫免费治疗的机会。最初张大胜还以为是骗子,直到在医院,接受了3天的中药外贴治疗后,他的纵隔转移得到控制,左胸与右胸恢复齐平,他才真切感受到中医的奥妙。经过3个疗程(21天为一疗程)的中医治疗,张大胜的鼻咽癌和转移病灶都得到有效控制,癌性疼痛明显减轻、睡眠食欲明显改善、体重增加,呼吸顺畅了。

复查结果理想,张大胜踏实了,他寻思着找一份活儿干,虽然儿子说了治病欠下的债不用他操心,但这位老父亲还是决心担起家庭的重担。

微信截图_20210609094644.png


听医生详细解说了检查报告后,涪陵区乳腺癌患者杨胜碧满心欢喜。

复发也不该被放弃

“医生,这里写着‘乳腺无回声,Ⅱ类’,是啥意思啊?还有肿瘤吗?”走廊里,拉着医生一个劲儿询问的,是丰都县乳腺癌患者甘一珍的丈夫梁福长。拿到检查结果,他似乎比甘一珍更加紧张。听到医生耐心解释:Ⅱ类一般考虑是良性,癌变的风险率很低,只需定期关注复查,他才松了口气。

“人家医生那么忙,你老抓着问个不停,我自己的身子,有没有毛病我自己知道!”站在一旁的甘一珍有点不耐烦,自打从重庆南川金佛山中医医院结束治疗出院,已经一年多了,她重新回归家庭,也重拾了劳动力,洗衣、做饭、灌香肠、熏腊肉,家务活一样没落下,身子骨跟生病前一样硬朗。

但转念一想,从2017年确诊乳腺癌,到2020年经中医治疗康复,中间经历了手术、放疗、化疗、复发、绝望,谁曾想,历时3个疗程(21天为一疗程)的中药外贴治疗,竟彻底解除了折磨自己4年的病痛。恢复到如此状态,连她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,更别说关心则乱的丈夫了。

2017年,甘一珍摸到胸口有个硬块,从发现,到确诊乳腺癌,到接受切除手术,只有短短几天时间。因为伴有淋巴结转移,甘一珍的手术创面很大,硬是在医院躺了15天才下床。紧接着是6次放疗、6个疗程化疗,本以为癌细胞已经远离,却不想两年后,病情复发,比上一次更严重,整个手臂都无法抬起,每每胸痛来袭,都让甘一珍大汗淋漓。她受不得半点热,体温稍有提升,浑身都会经受蚂蚁噬咬般的痛苦,就连冬天也只能盖一床薄被。

此前为了给甘一珍治病,家中已经欠下巨债,丈夫外出务工,但那点收入对于债务来说,杯水车薪。甘一珍独自忍受着病痛,实在扛不住时,就吃些止痛药缓解。谁知这时候,丈夫又突发肠梗阻……病弱不堪的甘一珍,每天要做好饭食给丈夫送去医院,回到家还要继续照顾瘫痪的婆婆。

2019年12月,当地街道将甘一珍纳入帮扶对象,获得到重庆南川金佛山中医医院接受中医外贴免费治疗的机会。丈夫有诸多顾虑,但又恐错失免费治疗的机会,对甘一珍再三叮嘱,如果没效果就立马回家。庆幸的是,在接受中药外贴治疗9天后,甘一珍手臂疼痛、肿胀的情况就明显缓解,能够将手举到头顶了。治疗21天后,乳腺包块软化,患部不再怕热,胸闷、气短的症状也消失了。

复查结果良好,甘一珍立马给远嫁厦门的女儿同视频报喜,看着手机屏幕里,出生不足3个月的小外孙,老两口笑得合不拢嘴。

微信截图_20210609094713.png


黔江区恶性肉瘤患者伍啟发,专家三次会诊均建议截肢,后经中医治疗后已行走自如。

结语

“瘤体明显缩小”、“癌胚抗原恢复正常值”、“肝功能指标一切正常”……在这一天,12位曾在死亡线上的患者都拿到了令自己满意的结果,中药外贴疗法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,交出满意的答卷。在癌症面前,患者要想的不仅仅是生存质量,还有免死牌。中医治疗,不只是为他们延长了生存周期,还大大提升了他们的生活质量,让他们在没有痛苦的治疗下,继续探索生命中的美好,健健康康的活下去。


更多信息